非凡彩票网站开发小便斗1男性在上厕所时如果有
发布时间:2019-04-12 09:14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

  蜘蛛网络(国体社交)成立于2014年,主要从事软件研发、技术咨询服务、网络设备维护等服务

  割包皮我隐约还记得在中学读健康教育时,课本中曾说包皮过长不卫生、割包皮是很简单的手术等等几句话,但我那时书读归读,考试归考试,就是不知道自己也是需要割的人,也由此可见国内健康教育完全彻底的失败。。经自我探索一番后,发现就是包皮过长作祟,挡住了精液的去路,.....

  心想:如果不去动手术,岂不永远包茎下去!,于是下定决心,非割不可。但是,问题来了,要去那儿割什么?时候去割呢?(费用方面对我来说尚不成问题)正好,前阵子因转换工作,给自己留了一段空档时间休息,不如一不做二不休,利用这段时间把他搞定吧

  时间有了,地点呢?坊间标榜精割包皮的诊所不少,可是我不太敢去(纯属个人意见,也可能是偏见,业者别向我抗议啊!),因我以前曾听朋友说过,有人被割成锯齿状,真是太恐怖了,这可是非常重要的器官啊!最后,决定还是向大医院的泌尿科求诊,心一横,于是前往海淀医院

  依程式挂号完成后,什么!要验尿?泌尿科门诊前都要验尿。挂号小姐回答说。 我又不好意思说我是来看包皮,应该不用验吧!不过既然花了门诊费,多验多健康,验吧!只不过我当时就是没尿,在小便斗前站了好久才尿出来,排在我后面的人一定很干

  果不其然,医生见到我的验尿结果,第一句线;先生你一切都很正常,没有尿蛋白,也没有糖尿病、血尿,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啊

  门诊室的门是不关的,每一位医生门诊时都还有一位女助理(不是护士,她们穿着医院统一发的制服,长相还好,基本上没有太多丑女,应该是有挑过。我还记得其中有几位的腿还满好看的。)在旁边处理一些杂事,害我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说,我想看一看我的包皮是不是太长。助理小姐一听我说,马上熟练的把门关上,并拉起了帘子。医生很亲切的说:好!我看看。裤子脱了,医生一看。不!应该说他只有瞄一眼,只有一眼,线秒,就立刻下了诊断结果。 太长,太长,要马上动手术。医生如是说,而我想我真的是太严重了

  医生开始写字,我就问医生如果动手术对生活会有什么影响?他只说一个星期内不要洗澡,因为缝线遇水会掉,这段期间用擦澡的方式替代。我并顺便瞄一下他写些什么,只见他在一张单子上写了一个字-包茎

  和医生约定好手术时间后,出了门诊室,助理小姐告诉我一些注意事项,如手术费用是三百元,来的时候不要骑摩托车;操刀的医生就是刚刚为我门诊的那位医生等等

  终于来到行刑之日,去医院挂完号后就到手术室门外等待,陆续见到有人动完手术走出来,有的人衣服上还沾了血迹,我心里不免毛毛的

  终于轮到我了,护士小姐交给我手术衣和拖鞋要我换上,还特别强调里面所有衣物,当然包括内衣裤,都不能穿。手术衣是像三温暖的和服一样的款式,只不过质料是棉的,颜色是浅绿色的

  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,护士引我进手术房并躺在手术床上。我自小身体还算健康,这是我第一次躺在手术床上,觉得还蛮新鲜的,天花板上头有大型的强光灯,可以把床上的病人照的一清二楚

  医生不在手术房里,大概动完前一个手术后去休息了吧!周遭约有三、四位护士小姐在忙来忙去,这几位护士小姐好像都还满年轻的,只是不知长相如何,因为头都包起来了而且还戴着口罩。护士小姐在我的胸前架起一个架子,架子上有挂着布并和床呈九十度垂直,这样我就完全无法看到我的小弟弟了,心理不免开始有一点儿紧张了

  一位护士把我的手术衣拨开,让小弟弟完全露出来,我不免有点儿尴尬,因为这房间里除了我以外都是女人,但所有的护士好像若无其事般,继续做她们的工作。我想这些护士也是阅鸟无数,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之见识与阅历,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她们的性生活哩!(她们可能看一眼就知道自己男朋友的小弟弟是大还是小,嘻嘻!)我听到一位护士对我说线;先生!未避免被感染,手术前会先将您阴部全部的毛剔掉,过程中可能会有一点不舒服,请您忍耐一下!哇!当时只想到这样岂不是要当青龙了吗?没想到后来还有不小的困扰

  小姐的动作非常熟练,过没多久,想必(因为我看不到)已经剔干净,过程中倒没有任何不舒服,只是光溜溜的小弟弟让我觉得怪怪的

  医生接着出现了,对我说:我现在要开始给你打麻药了,会有一点痛,不要紧张,我点头。对了!打麻药之前,我不知道是医生还是护士,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(只知道材质好像是橡胶做的),放在小弟弟旁边,帮小弟弟撑立起来,以便手术进行。我曾在网站上看到有人问,割包皮时是不是要呈勃起状态?其实这根本不是问题,因为针一扎、麻药一打,还勃起的了吗?医生好像有用双手轻轻搓一搓我的小弟弟,使它略为变大一点,然后针就扎下去了。哇勒!真的扎在阴茎(不是龟头)上喔!痛啊!再加上紧张(毕竟小弟弟是第一次被针扎),身体不免有点儿移动,医生笑着告诉我要放轻松(怎么可能?),最后费了一番手脚终于完成麻药的注射

  打麻药应该是整个手术过程中唯一会痛的过程,但真的很痛吗?其实未必,但至少对我而言,现在回想起来仍有恐惧。我想就算是一个无论身体其他部位有多强壮的人,都应该会害怕小弟弟被针扎吧!麻药很快就发作了,这是连自己都可以感觉出来的,麻醉的范围也仅限于小弟弟而已,医生和护士好像已经开始在作业了,我虽看不到,但小弟弟仍有一点知觉(正确应该说是触觉吧!),至于痛觉则完全没有

  我只听到吱吱、吱吱的声音,原以为是医生在喷些什么东东,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在割了,因为听到几声吱吱后,小弟弟可以感觉出护士拿东西(应该是纱布还是棉花,我没概念)在吸血,然后又继续听到吱吱,整个过程耗时不长,而且绝无痛楚,约十到十五分钟后,我猜应该已经割完了,因为感觉到开始在包扎。包扎妥当后,护士把东西收一收,并帮我把衣服盖好,告诉我手术已完成,可以下床了。医生在旁边写病历,对我说麻药约三小时后会失效,回去吃他开的消炎药,绷带(有绷带?我还没有机会看啊!)今天回去不必拆,明天早上回来找另一位医生复诊,到时再把绷带拆除。我赶紧向医生道谢,毕竟我把我这么重要的器官交给他处理,他帮我平安顺利完成手术,费用我也觉得还算合理(尤其是和器官的重要性比起来),当然要多给人家谢谢啊

  一、手术后一个月之内不可以有性行为(我最记得这个了,心想惨了,还要再等一个月后才能试用,我不想等这么久啊!)

  二、手术后龟头约有四、五天会发痛,此乃正常现象,不必担心(我痛的可不只有四、五天,容后述)

  出了手术房去更衣室换衣服,这时我不但终于见到我期望已久的龟头了,也看到我第一次青龙(当然小时候未长毛不算)的模样,缝线的伤口看不到,因为阴茎裹着止血绷带。哈哈!终于和人家一样了,我是男子汉了

  这时有点儿想尿尿(更衣室内有马桶),但好像是因为麻药药效还在,尿不出来,只好作罢。急忙的把衣服换好,领完药,就满心欢喜的回家了。心里正为手术过程一切顺利而高兴着,却不知痛苦还在后头等着呢!因为麻药未退,所以很顺利的坐公共汽车车(医院事先告知我不可骑摩托车)回家,顺道买了晚餐,打算回去后就不出门了

  随着时间经过,医生所言果然不差,数小时后麻药已退,我发现了一件很惨的事:就是我那刚出头天的龟头,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焉。说更白话一点,就是龟头,不要说去玩它,就连随便轻轻碰一下都会痛,至于有多痛,实在很难用文字精确的描写出来。不过我已经没办法穿内裤了,就算光穿一件T-shirt,只要衣服的下摆碰到龟头一样都会痛。这么一来,我什么事都不能做了,幸好我是一个人住,晚上只好(也是只能)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晾鸟

  我活了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肉体上的苦难,因为以前最多是牙痛、肚子痛、头痛或是一些外伤,如摔车等,但我觉得现在比那些都痛的多,心中不免浮起了后悔的念头。但我告诉自己,如果要成为男子汉,就别怕疼,勇敢的面对吧

  我心中一面庆幸自己还好目前暂时不用上班,这模样如何出门?但也想起明天要去医院复检,岂不要痛死了

  哇靠!可以尿的这么远。尿尿感觉与距离都和以前不一样,害我喷了一些在马桶外面

  因为以前尿道都被包皮挡住,所以尿尿时要拿着小弟弟,调整出尿口妥当后才尿。但现在包皮一割,只要把小弟弟掏出来,就可以正常的尿尿了。另外,尿完后残留的尿液也减少很多,应该也算是比较卫生吧

  或许这么说吧!我以前曾听别人说,如果你在男生厕所看到有人是双手叉腰的站在小便斗前尿尿,就是割过包皮的人。我觉得似乎也有点道理,不过其中差异还是请各位自行想像吧

  该睡觉了,面临的问题又来了,就是龟头也不能碰到被子,否则又是一阵疼痛。换了不同睡姿后,决定还是把小弟弟留在被子外,宁愿让他在外吹风,就这样子入睡了

  第二天,该去医院了。麻药消退后第一次穿上内裤,或许是慢慢已习惯痛楚再加上复原的效果,内裤穿上后觉得没有像昨天想像的那么恐怖,可是这只是静止的状态,若是有走路或其他动作,不免又有痛楚产生。我另外配上一条最宽松的长裤,希望能少一点摩擦的机会。叫了出租车(实在没办法走远去坐公共汽车车),到了医院门口,从下车走到医院门口只有一个人行道宽的距离,因为痛,我居然没有办法一次走完,走了几步小弟弟受到摩擦就会痛,只好将步伐暂停,而且我的步伐必须迈的很小。总之,走路样子应该很奇怪,我深怕有路人看到以为我长芒果

  完成了挂号,进了门诊室,医生叫我躺在床上并把裤子脱了,我告诉医生我很痛,今天差点儿来不了。没想到这医生比昨天的医生态度差多了,完全不理会我的问题,居然回我说:我看你满强壮的样子,怎么这么没用?人家小朋友都没啰唆,第二天很快都来了

  我是很强壮啊!可是这里和其他器官可不一样啊!我也顶他了一句

  于是他帮我把绷带拆下来,与其说是拆,不如说是用扯的,害我痛的一阵晕眩,真有晕眩的感觉,疼痛感觉是从脊椎直上后脑杓,这是我整个割包皮的过程中所受最大的一次痛,这种痛也是我这辈子从没有经历过的。所幸时间短,一咬牙就捱过去了

  今天教你换药。来!拿一支棉棒,在伤口涂上一圈药膏,用纱布包好,胶带贴起来,会不会?医生边说边做

  我还来不及看伤口,医生就继续作业,整个过程丝毫不考虑我的痛苦,动作俐落,不到二分钟药就换好了。而且这医生很变态,好像故意似的把胶带黏在我的龟头上,我想下次换药时又要痛一次了

  回家后自己换药,拆下纱布,才知道包皮环切手术(割包皮的正式医学名称)是怎么一回事。医生在我龟头沟以下约1.5公分(未勃起状况计之)的地方环切一圈,然后将包皮前缘缝在阴茎上,我见到一段段黑色的线陷入阴茎并围成一圈

  接下来的一星期,生活上是平淡无奇,因为我除了外出吃饭有穿裤子(含内、外裤)外,其他时间都在晾鸟,痛苦有慢慢减轻吗?应该说有,尤其是龟头,因摩擦而产生的痛苦已渐渐减轻了,但有别麻烦来的

  什么麻烦?分几方面来说吧!一是缝线的地方,因为线头还在,而且线(是用羊肠线)是硬的,经过和裤子的摩擦,线就刺入阴茎,这是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,很难形容,我外出走路时常手插口袋,不时调整一下小弟弟,已期减少这方面的不舒服

  三是勃起时最惨,因为阴茎会变大,但缝线可不会跟着变大,于是线就陷在阴茎里,就像西游记里孙悟空戴的金箍一样,箍的紧紧的,还陷到肉里,能不痛吗?(或者可以这样想,当你勃起时拿一条线用力勒住小弟弟会怎样?)再加上多日不能发射,弹药越积越多,弹药越多,越容易勃起,一勃起,又被箍起来,箍起来就会痛,一痛就不可能想要去打手枪,真是一种如恶性循环般的折磨啊!有人不少人问道刚割完能否打手枪,我想至少线未拆掉前是不可能的(之后还要看伤口愈合的速度,容后述),当时我就想有人如果连这样都能打手枪,我就拜他为师。我每天都很仔细的换药,但换药时拆下纱布,纱布会钩到线,也会痛

  经过了最长的一周后,我依医院的指示找原医生复诊。很好!非常好!医生好像在称赞他的作品一样,从今天开始你可以洗澡了。洗澡后,线遇到水就会松,一松自然就脱落了。医生给我一个好消息。如果没有什么状况,可以不用再来了。我向医生道谢后,离开了医院

  哇!终于可以洗澡了,除了之前擦澡实在不方便外,更表示缝线;终于可以拿掉了

  虽然小弟弟还会痛,但我还是痛快的洗了一个澡。而且我已等不及了,就跑到酒店。咦!是休息,真的休息喔!因为我住的地方没有浴缸,所以决定到酒店,泡在浴缸里自己DIY来拆线。真的很好玩,一旦泡在水里,原来硬的像铁丝般的羊肠线,变像缝衣线一样软软的。轻轻摇一摇将线头拔出,真的拉出一条线,包皮上还留有小洞。但我不知为什么,用这个办法并不能一次就把线拔干净,接下来的好几天,我洗澡时都顺便拔掉了一些线。拔线基本上是不痛的

  我仍然继续擦药,并裹着纱布;但手术后约二星期我想应该好的差不多了,就停止上药,但因为小弟弟和内裤磨擦仍会不舒服,所以纱布仍裹着,大概裹了三星期

  苦日子毕竟慢慢会过去的,因为线陆续拆掉,所以缝线造成的不舒服已解除,但刚长的阴毛还是会扎,至于勃起时是不是因为线拆掉就不痛了?答案是-错!或许可以这么说,因为医生在割时,深度不可能刚好只割掉包皮,换言之,除包皮割掉外,阴茎也多多少少会被割到一圈,至于会有多深,应该就是视不同个案而异了。现在线虽然掉了,但那一圈割痕仍在,而只要一勃起,割痕就裂大,还是会痛(但没有之前有缝线时那么痛就是了),还是没有办法打枪

  但是伤痕毕竟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愈合,痛楚也会随时间慢慢的离去,大概在手术后第三个星期,我忍着痛,终于打了割包皮后第一次的手枪。这种感觉,宛如让我重新见到了黎明前的曙光

  我觉得第三个星期复原的很快,因为勃起时越来越不痛,手枪打的也越来越频繁,我终于明了,即将痊愈了

  割包皮后我觉得手枪打的比较有品质,因为感觉比以前爽,虽然次数比以前少。接下来我觉得应该已经可以了,大家应该也猜到了吧(以下内容因影响被“置顶”,故删除!)!!我是在手术后第四个星期就去了,换言之,较医院指示的一个月禁欲期为短。我觉得医界普遍都说要一个月禁欲,应该是较保守的说法,恢复快的人应该不需那么久。至于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嘿咻,其实你自己最清楚,只要勃起时已经不会痛而且可以打手枪,应该就可以了

  最后告诉大家,现在回想起,割包皮这档事,无论过程是如何的痛苦,如果要我重新选择一次,我都愿意。因为不但可以较爽,而且亦较卫生

  一、所耗费用统计:手术费三百、每次都要付挂号费15元、手术后的药钱二次,每次不超过一百元,所以总共花费约六百左右

  二、最好选择在冬天动手术,因为手术后有一星期不能洗澡(至少不能痛快的洗),而夏天不能洗澡令人难受,还是在冬天做比较好吧

  三、我觉得坊间有许多精割包皮的诊所标榜可以完全无痛、可正常工作等,我对此存疑,因为我认为刚割完一定会痛(不但伤口未愈合会痛,龟头一摩擦也会疼),除非你有超乎常人的忍耐力或是你工作时可以不用穿裤子,否则我认为还是会影响工作。所以最好挪出一段可以专心静养、悉心呵护的时间(至少一星期)去做,在学的朋友利用寒假;刚退伍的朋友可利用退伍后、就业前的待业期间;已上班的朋友可以于转换工作的时间

  四、年纪?对,不是问题,小弟我也是三十啷当岁,而和我同一天手术的病友中还有比我年纪大的。我有特别问医生说是不是我年纪太大所以恢复的较慢?医生说我其实恢复的并不算慢,恢复的速度是和体质有关,与年龄无关

  五、如已为人父母者,请注意您家的小孩是否有必要挨这一刀,如有需要,既然伸头也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就别拖了吧

  六、包皮割除后,做爱(也包括打手枪)的感觉?对,不一样,真的是比较爽喔!也可以比较持久。就算光冲着这个理由,我认为也是值得的。男子汉就别怕痛,该割的朋友快去吧



相关推荐:



购买咨询电话
4008-888-888